关灯
护眼
字体:

非法禁区(耽美)_分节阅读_11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了。”

    “所以呢?你不是没有结婚你只是因为新娘死了没有办法结婚。”双眼噙泪希莫然对擎苍的这番解释好像更加难以接受的愤怒,狰狞的表情愤怒的眼神整个人呈现在暴走的边缘。为什么还会这么的天真,还有着那么一瞬间希望得到擎苍给他合理的解释。 可是,又能解释什么呢?他心里也清楚,当他看到那个结果的时候已经不用解释什么了,希莫然的嘴角的那抹自嘲地苦笑让人心头一痛,对他封闭起的心擎苍感觉疲惫于无能为力的生气。

    “我如果想结婚在认为你死后又何必三年独身?你【生前】我能与别人结婚,你【死后】我又有什么顾忌?”

    “那为什么呢?”希莫然大声问:“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要把我送到日本,为什么要对我隐瞒你结婚的消息。你知道当我看到报纸上你要结婚的消息是什么样的心情吗?如果一开始你就告诉我你是在玩弄我,我一定不会对你倾覆真心也不会受到重伤 .你结婚的消息让我实在无法跟之前那个对我好的男人联系在一起。我一遍遍的问自己,你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要跟别人结婚。可是没有答案,没有人能给我答案。三年了,我一直逃不开你的束缚。我是这么的没用,都被抛弃了还无法狠下心的夺走你的性命。擎苍,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你到底想把我折磨成什么样子。看到我这么丢脸的样子你是不是满意了?”最后希莫然情难控制大吼着手一挥的将床头桌子的摆 设扫落在地刺耳的摔成碎片。最不想……最不想被看到的那个人就是擎苍。希莫然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无助,不想被擎苍拆穿这些年来他过得并不好。在爱情当中受伤害最深输得罪彻底地那个人往往想要抬高下颚的对人露出高姿态捍卫他最后的骄傲和尊严,往往想要微笑着说一切都不在乎的时候反而面色苍白身体脆弱的站不住脚。

    “如果不是你被……”擎苍猛地住嘴,被希莫然用着带哭腔的声音质问指责擎苍差点忍不住脱口而出那句【你被弓虽.暴了】。是因为心爱的人遭人弓虽.暴他才会答应凯瑟琳并计划着对她报复,可是谁知人算不如天算演变成今天的局面。但是这件事擎苍会一直 埋藏在心底,刻意努力的去遗忘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不会对希莫然提起,永远都会让希莫然知道自己已经知晓了这件事,不会让他觉得难堪的。

    只不过擎苍没有说完的后半句话已经引起了希莫然的怀疑,他奇怪的追尾:“我怎么了?我被什么?”

    咬咬牙,擎苍干脆的回答:“没事。”

    “喂,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希莫然急了,觉得擎苍刚才的口气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你从下飞机后就没吃过东西吧?想吃什么?当然我是厨艺不精,不过还是想为你试 试看。”擎苍打着哈哈想一笑带过。希莫然抿紧薄唇,他知道擎苍的意思。他欲言又止含糊其词,同时在对自己隐瞒什么?从擎苍刚才的半句话中似乎他认为自己被怎么样子。可是这是什么意思?

    好,既然你要隐瞒,那就偏要你说出来。

    “牙买加鸡肉沙拉,冬瓜虾汤,生滚花蟹粥,油爆螺花,蘑菇鸡丁奶油汤,意大利面。就这些吧,啊,再加个饭后甜点吧。”希莫然一口气的说了几个菜样恶劣的扬起嘴角,擎苍的眼角抽搐,的确他是刚才问了他要吃什么,可是没想到他会点这么难做的 菜。重要的是他什么时候下过厨,故意刁难自己吗?

    即使知道这是希莫然恶劣的个性擎苍还是忍下柔声说道:“这些我以后学了给你做,你能点写简单的吗?”

    “好啊,那就粥吧。”

    没想到希莫然竟然这么快的就妥协了,擎苍有点不太相信的问:“粥吗?只是煮白粥?”

    “嗯,这样就可以了。”说完希莫然想了想仿佛是故意说给擎苍听的那样笑道:“平时都是宝拉做的,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

    “宝拉?”

    “嗯?你不知道吗?我的、【妻子】。”希莫然故意的加重语气。

    知道他是在挑雾自己擎苍还是没有办法控制住情绪的生气。蓦地收紧手掌又松开无奈又疲惫的说道:“那我去帮你做,你等我。”

    希莫然轻哼一声算是回答。

    8-2

    下楼后擎苍又看见宝拉,见到自己宝拉的眼睛里明显的露出尴尬。其实感觉不自在的又怎么会是宝拉一个人,两个人的身份在对方的心里都是敏感的,只是在这个房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根本无法避免碰面。宝拉的存在像是有东西卡在擎苍的喉咙里,不会 危及生命却让他很不舒服,明明就是他和希莫然的世界偏偏又插个人在中间,想要装作看不见都没有办法。

    “我给莫然做点粥,冰箱里有其他的食材,你可以做自己喜欢的吃。”

    看着走进厨房擎苍的背影宝拉说不出心中涌现的是什么感觉,很少见到有哪个穿着西装皮革穿戴整齐的下厨房的,感觉擎苍的样子和厨房很不搭调。他还会做饭吗?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宝拉跟了上去,进去之后忍不住扑哧笑出声。

    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望着冰箱中德一小袋食用米发呆。

    “要把米倒到盆里清洗下再倒进锅里加水煮哦。”宝拉好心提醒,因为她觉得他就是再盯下去也不会看出什么名堂。

    擎苍的背脊绷直说了句谢谢然后按照宝拉说的去做。

    “你还是把手表摘下来吧,会弄湿的。”

    “哦。”擎苍应着摘下手表放到一边在水池里淘米。

    “领带会掉到水里。”

    “……”擎苍一言不发的把领带塞到西装胸前的口袋里,也不在意昂贵的领带会被弄皱。

    开火把加了水德锅放上去,等水煮沸后擎苍把淘好的米放了进去盖上盖子。无事可干之后让擎苍意识到现在又是他和宝拉两个人,而宝拉似乎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两个人盯着锅发呆,厨房里静悄悄的只有火苗舔舐锅底发出的滋滋声响。

    “莫……在你的心里是个什么样的人?”宝拉突然发问。

    “你对他难道不了解吗?”

    宝拉低头看着地面轻声说:“我只是想知道别人眼里的莫是什么样子的。”其实她最想知道的是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希莫然是什么样,会用着什么表情说话。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