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超越宿命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回瞥了眼风韧,天罚神耸动双肩一笑:“不,不是我擅自给他的,而是他真有那个资格。一看书?·1?而且,裁决她也是同意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你我都输给了这小子,上万年来,她对你我不曾有一个好眼色,却在转世轮回之后,这一世的她对于这小子青睐有加。”

    闻言,风韧心中微微一凛,没想到天罚神依旧有话没说全,当年他与修罗神,竟然还追求过裁决神?

    缓缓从突起岩石上立起,修罗神摇头一笑:“是吗?这一点上的话,我们两个是输了。不过比起复仇大业,那份悸动的情感我早就抛弃。怎么样,最后再问你一次,愿不愿意与我联手?在这里,我可以多透露一点,这数万年来,其实我一直在远远观察着父亲的那个位面,就在三千年前,生了一场异变,恐怕留下的强者不多了。虽然因你和她的干扰,不能第一时间赶过去,但是就算多给他们三千年,也绝对不是我们联手之敌。怎么样,难道你不想回去看一看?”

    “三千年了,没想到你的仇恨之心从未消减过。难不成是这地心世界太过暴戾,你吸收地脉熔岩之力的同时,反而变得更加不可理喻了?答案三千年前我就给过你。今日,更不会改变!”天罚神义正言辞,若非那样的决心,今日他也不会匆匆赶到此处。

    顿时,修罗神吼道:“哼!你有没有想过,龙愿和我爹为何要将十万生灵送往这边吗?难不成,只是单单想要保存着血脉延续?不,怎么可能只是那样,他们是想要在这个位面重新集结新的反抗力量,等待着反击之时。而现在,也算是最好的时机,再拖就可能痛失了,你明不明白?”

    “虽然隔了数万年时间,但是我也能大胆猜测一下,当年带着十万生灵火种出逃,如若真的为了集结之后反攻的话,最初的严厉就会导致轮回之战的宿命,这个位面正反两面每三千年一次的轮回不可能出现。如若真的是为了反击,以轮回之战磨砺的力度是不是太小了?”风韧沉声缓缓说道,如果可以,他不想打。

    “我想,最初他们的愿望,寄托给令尊以及龙愿大人的希望只是众多血脉生灵可以在新的位面里继续延续,不至于走向灭亡。轮回之战只是在警醒着他们,不要重蹈覆辙。”

    挥手一指,修罗神怒道:“给我闭嘴,你一个区区连我岁数零头都没有的狂妄小子在胡猜些什么?你们只想着继续留在这里享福,哪里还记得曾经我父辈他们的血仇?既然不能达成一致,还是手下见真章吧!等杀了你们两个,待我炼化秩序天平中的神力,孤身一人杀回去便是了!”

    风韧毫不惧色地回道:“我并没有说过将当年的仇恨放之不管,而是继续等待更合适的时机。只是你这样冲动,竟然为了复仇想要颠覆这个位面的亿万生灵,唯独这一点,我绝不容许!”

    “所以说,今日依旧不可能达成一致,那就只有最为简单纯粹的办法。胜者,令败者永远闭嘴!”

    修罗神一声嘶吼,抬手一招,分裂两截的滚滚岩浆重新合拢汇聚,一柱柱炙热喷涌而起,凝为一支支长矛激射而出。

    “你的脾气,还是这么暴躁。”

    拨指一弹,天罚神望着身前的熔岩长矛尽数凋零。

    “我的实力,你很清楚。他的实力,比当初的裁决的更强。试探性的招数还是免了吧,不然的话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够结束这荒唐的一战。”

    冷冷一笑,修罗神从汇聚到他身侧的翻滚熔岩中抽出一杆长枪,哼道:“这三千年来,我的实力比当初更强,你不会不知道吧?又是二打一,但是没有了当年裁决以身殉道对我心境的触动,你又如何能够伤到我。而今日,我心中曾经唯一的一点破绽也是没有了。”

    身形一晃,长枪钻动突刺,看似平淡无奇的动作中却是瞬间爆出一阵磅礴劲力。

    乒!

    双剑交叉挡下枪尖,风韧眉头紧紧一蹙,对于主神的实力,他可不敢有半点小觑,可是才这般随意交手一招,已是隐隐察觉到了对方那份实力的强横实质。

    确实,厉害。

    只不过,融合了霍晓璇前世的神祗传承之后,他也同样今非昔比。

    “给我退开!”

    双剑一颤划动分开,咆哮的双重剑意在虚空中凝聚成一柱奔涌寒芒,所至之处,下方岩浆纷纷黯淡分剥。

    铛!

    退身扭枪一挡,修罗神也是随意化解了风韧的这双剑之力,只是还未来得及反击,天罚神的攻势也赶到他身前,虚空幽冥之中,一抹深邃寒意凝为利刃斩落。

    叮!

    枪与刀堪堪一碰,望着近在咫尺的故友,修罗神戏虐一笑:“不是你说的要全力以赴吗?怎么才这点力量,莫非,这便是你的全部了?”

    亮红色长枪一扫,天罚神退开,修罗神并未追击,而是一枪插向脚下熔岩。霎时间,千米直径的法阵转动在翻滚岩浆之上,空前狂暴的炙热汹涌喷。

    “当然不是,只是老朋友见面,多少也要寒暄一下不是,真的上来就动真章,我只是说说而已,别太较真。一看书ww?w?·1k?a?nshu”话虽如此,天罚神瞥了眼下方转动法阵,心中骤然一凛。

    “只是你,这么快就出杀招了,也太不留情面了吧?”

    对面远处,修罗神催动着法阵运转,更加炙热的暴戾轰然涌动,他冷冷一笑:“我已经等了三千年了,若是你再不来,我可就要过去找你了。现在,一分一秒也不再想多等!”

    下一刻,他挥手一劈,转动的法阵中交错突刺起无数荆棘熔岩流注,直贯上方顶端岩石,啸动的炙热凌厉瞬间将天罚神彻底吞噬。

    然而,也仅仅只是一刹那,转动的刀光寒芒将荆棘拦腰截断,天罚神从中跃出狠狠一刀劈斩而下。

    乒!

    一枪拨开刀刃,修罗神顺势一脚顶起,膝撞的劲力瞬间重击在天罚神小腹之上,将他震飞出数千米远,而后扭头目光瞥向另一侧,在那里,风韧的蓄势已然完成。

    时空乱舞,咆哮!

    霎时间,昏暗的熔岩世界都被映亮,然而却又在地面上才有的昼夜交替中不断变幻,咆哮的时空风暴撕裂一切束缚,振翅的巨大魔影跃动而至。

    巨龙之型颤栗虚空,凰魄幽影破开熔岩,而在它们身后,一道生于幽冥虚无中的虚幻秃鹰悄然现形,尖锥中喷出无尽毁灭之光。

    见状,就算是修罗神都微微一愣,他从未想到过,天罚神带来的帮手竟然同时传承了龙愿与他父亲的力量。

    然而,他也仅仅只是稍微迟缓了些,纵身一跃毫不受影响地从时空风暴的咆哮中飞跃掠过。长枪一劈,威武龙影拦腰截断。枪尖一钻,振翅凰影身异处。而后长枪再度一扫,将极星哀泣的喷魔光尽数击溃。

    真正来到那冥暮龙鹰身前的时候,他再次犹豫了,摇一声苦笑。

    “竟然为此而留手,就这份心境,我还如何复仇?”

    嗤!

    枪落,冥暮龙鹰斩成两截,但在它身后,啸动的三十六柄璀璨剑罡一同舞动,迷离幻彩的星光幽影悄然中斩下深寒剑意。

    三十六路乱舞星河剑,齐鸣!

    叮叮叮叮叮——

    长鸣声骤然响起,修罗神一枪举起,舞动剑罡全部崩裂。然而,他嘴角边也是流下了一抹鲜血,随意抬手一抹,动作之快,风韧与天罚神都不曾觉。

    “可恶,果然棘手。”

    风韧喘息着望向重新赶回来的天罚神,时空乱舞都能寸功未收,眼前的是何等强敌,他甚至已经不敢再去妄加猜测。

    似乎,真的要折在这里了。

    “若是不强,何须两次都要以二敌一?”天罚神也是小口喘息着,他敢肯定,比起三千年前,眼前的修罗神确实更加强大。

    “怎么了,刚才还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这么快就不行了吗?看来,你们没有资格成为我选中的同伴。所以,还是死在这里吧。”

    修罗神冷冷一哼,抬手一招,下方喷涌岩浆凝聚成一匹烈焰战马,直接顶在了胯下。骑上之后,他挥枪一指,威势更盛。

    “若是不行了的话,乖乖受死便是,也少几分痛苦。”

    “还没结束,你就一副必胜无疑的姿态做什么?像你这样的敌人,我已经打倒了不知多少个。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风韧挺身一喝,双剑再现于手中。

    “如若还是不行,只好我再行当初裁决神所做之事,只是往后监视这个位面平衡的工作,只能交给你了。”天罚神苦笑一声,握住刀柄的十指再加几分力度。

    “那可不行,我还等着回去过好日子呢,哪里能一直去做那样无聊之事?所以说,我不会让你死的。”

    独自一人踏出,风韧孤影双剑立在修罗神之前,剑眉翘起一扬。

    “继承了神祗传承,主神间的战斗我还想着用曾经的武学解决,看来真是高看自己了。正巧,刚才脑子里多出了一个念头,似乎是融合神祗传承之后,全新的武学,现在就拿你试一试威力好了。”

    “是吗?那你想试,可就只有这一次机会。这一招,我势必杀你。”

    策马上前,修罗神全力冲锋,手中晃动的长枪枪尖一裂,五只暗红色尖峰闪现成型。随着他坐下战马每一步踏出,这熔岩世界都是为之一颤。

    “同样的话还你,若是想看的话,你的机会也只有这一次。真正杀你的机会,只有这一次而已。”

    话音落时,风韧竟然垂下手中双剑,双眼一合,静静立在那里,岿然不动。

    霎时间,修罗神心中一凛,双方距离在迅缩短,然而他心中的不安却是越加浓郁。但是已经到了这地步,不容他再退了。

    “小子,受死!”

    一枪突刺,岩浆战马全力奔腾,若是改转枪尖朝上,修罗神有信心将整个位面都刺穿。

    然而,他在下一刹那就不得不承认另一个事实。唯独眼前的那小子,他刺不穿。准确的说,是刺不中。

    嗤!嗤!

    电光石火之中,两方身影易位,就算以主神的眼力也是无法捕捉到风韧的身姿。然而,他确实来到了修罗神的身后,保持的姿态不曾变过,就好像是一尊雕像被人挪了位置一样。

    但是两道在虚空中一闪即逝的剑光在告诫这修罗神,一切绝非那么简单。

    轰!

    岩浆战马崩塌,他身形落下,翻身又是一枪钻动突刺。

    既然没死,那就还有机会。

    “大道无形,无招无式,却是最为凌厉的锋芒。看来,这才是无道级的精髓所在。”

    乒!

    转瞬间,风韧翻身一剑斜挑,暗逐冥锋应声脱手,但是一同飞跃而起转动的还有修罗神的长枪。

    星穹月寒也是顺势抬起一刺,在他握剑之手,另一只虚无氤氲的小手悄然按下。

    这一剑,并非一人而舞。他的战斗,也并非至于自己一人。

    叮!

    贯穿躯体的利剑直入后方熔岩之中,连同着修罗神的躯体硬生生钉在了那上面,剑尖贯穿左胸,足以致命。

    胜负,分晓。

    望着身侧的那道模糊虚影悄然淡去,风韧露出了一抹微笑,而后目光又是回到了修罗神身上,叹道:“刚才那一击,你留手了对吗?”

    嘴中不断溢出鲜血,修罗神苦笑回道:“其实早在三千年前,我就身负不治之伤,靠着夜夜日日在这里吞噬着地脉熔岩之力才得以残喘。复仇的可能,从那一天开始就不再有了。只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