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百五九 雅诺换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苏俊失踪的事就像一颗定时炸弹,将熟悉他的人中炸成了一团浆糊。

    李会和秦海天在公司里听说人不见后,也很快来到了监控室里。

    苏小小人已被刘秘书掐人中醒了过来,软趴趴的趴在楚之杭怀中轻声哭泣,在二人上方,硕大的屏幕一直来回播放苏俊出门的小身影。

    “之杭,你快想办法找到俊俊啊。”苏小小扯着楚之杭的手臂,声泪俱下。

    她不也相信她的宝贝儿子竟然就这么在眼皮底下消失不见,她的心深深的充满着自责与愧疚。

    苏俊从小与她相依为命,哪怕她这段时间上班将他放在幼儿园里,但母子俩个晚上起码还能见个面。

    现在他却不知去了哪里,外面的天气这么冷,他饿了怎么办?遇到坏人怎么办?

    一系列的不祥预感支配着她的大脑神经,让她慌乱不已。

    正因为这慌乱,让她暂时忘记了雅诺现在也正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楚之杭搂着她,深邃的俊眸不停闪烁着深思的光芒。过了许久才他对身后的几人下达命令。

    第一句话是对刘秘书说的“刘总经理,麻烦你按计划在十五分钟后召集公司股东开会。”

    刘秘书一愣,抬头,话脱口而出“开会?可是总裁,小少爷还没找到,你”

    话被楚之杭手一挥打断“总经理请放心,我能应付。”

    他气势冷咧凛然,一股胸有成竹的把握在他心底蔓延,浑然天成的领导者气息散发出来,让人不得不服从。

    刘秘书点点头,果断往楼上而去。

    楚之杭的第二句话是对秦海天说的“秦经理,请你现在出去将所有知道俊俊失踪一事的相关人员通通召集到一起,请他们一定要保密,别让媒体捕捉到消息。如有做不到”

    他将苏小小轻轻摆好,站起,转身,浑身散发出一股森然冷咧的气息直压秦海天“如有泄密者,请他们回家吃老本。”

    轻飘飘的一句回家吃老本,将在场的几名保安吓得手一哆嗦,立场表太不会泄密。

    笑话,雅诺的福利和薪资待遇除了刑氏集团外,外面的企业根本无一家是能抗衡的,他们不会傻到拿自己养家糊口的工作而去说一句无关要紧的话。

    所以,苏俊的失踪在他们眼里看来,其实只是件无关痛痒的事,反正孩子不是自己的,丢谁的都与自己没关系。

    这种想法,几乎在秦海天出去宣布后,成为一小部分低层人员的心里最真实想法。

    想想,活该这些人一辈子都在低层干,没同情心!

    楚之杭的第三句话是对李会说,他让李会送苏小小回家,顺便告诉楚天霸一声这事情,也顺便请李家父母帮忙出去找找。

    苏小小不愿意回家,回那个家等于在坐等,她忍受不了那个煎熬,于是楚之杭就让李会带她去李家,由李家父母陪着她到外面找找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俩人去了,楚之杭抬头望着监控里的那个小身板凝视几秒,随后掏出手机拨了通电话“柏先生,我想用下你们柏氏的官方力量。”

    &&&

    市刑侦大队里,柏阳天在一名办案民警的带领下来到长官办公室。

    办公室里无人,这位民警将人带进去后就退了出来,说了长官待会就会回来,让他一个人坐那里等待。

    柏阳天没办法,只好等待。很快,一个稳重的脚步声嘀嘀哒哒从门外走廊往这边走过来,时不时还能听到有人朝来人说句长官好之类的话。

    听到那熟悉的回应声,柏阳天的脸上顿时荡起一抹真诚笑容。

    他站起,快步窜到门口后面准备来个突然袭击。

    然而就在来人脚刚跨进来,他手还没伸出去的情况下脚下却不知怎么滴,被人踢了一脚。接着一个踉跄,他的双手已被人反剪抓住。

    一股钻心的疼冲刺着他的大脑,吓得他呱呱怪叫“啊,二哥,轻点,疼”

    身后,一个戏谑的笑声响起,“切,小三儿,就你这点功夫还想跟二哥我斗?也不想想我是靠啥吃饭的。”接着他手一松,将手中的俘虏成功放开。

    柏阳天得到自由后急忙将自己的手使劲揉揉,嘴里不满的嘀咕“二哥,你看看你下手多狠,手都被你抓淤了。”

    听到他这貌似抱怨的声音,来人再次吃吃笑起“哟,小三儿,你啥时候变得这么脆弱?得,改天你来我这刑侦大队里练习练习擒拿,二哥让人陪你一起练,咋样?。”

    他痞笑着抬头面对柏阳天,那张俊到让人发狂的脸蛋终于在明亮的办公室里显露出来。

    这是一张充满着军人的刚毅脸庞,黝黑皮肤,浓眉大眼厚嘴唇,鼻梁高挺双眼如老鹰一般凌厉。身材高挑出众,脚下稳健生风,一看就是经常锻炼得出的。

    不过仔细看上去,他跟柏阳天有着许多相似的地方。

    他正是柏阳天那个中听家人劝告,非要自己出来走刑警之路的表哥,柏家老二叔的大闺女的小儿子,柏阳景,在家排老二

    当初这柏家老二叔见自己只生了一个儿子,就让自己亲家那边随了自己的愿,让这第一个外孙随了母姓。

    说起这个柏阳景,那可让柏家老二叔及他家里人倍感头疼。

    从小叛逆不与众合,做出的事情总是惊天又动地。他有自己的一套思绪与逻辑,又是老爷子从小宠爱有佳的外孙子,所以从小性格上比较乖张与离经叛道。

    但好在他虽然是这样,但人品却是正直的,起码比起柏老二叔这个一心想抢起柏家诚这个当家位置的老头好很多。

    而且这柏阳景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不想让外人说他靠家里关系长大,所以在很小的时候就自己学会洗衣做饭照顾自己。

    在他上小学时,基本上都是自己上学自己放学,压根不要家里司机相送。

    就在这样要强的性格成长下,他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警校。

    本来嘛,柏家老二叔想动用自己的关系,将他调往别的好地方去直接捞个官当当。但他不愿意,刚巧在三年前A市的刑侦大队里需要人手,所以他自主请愿来了。

    家人对他这种自做主张的做法自然很生气,但又拗不过他的性格,于是都抱着等看他哭鼻子回家求安排的好戏。

    结果他们却失望了,这柏阳景进入刑侦大队才短短一时间不到,竟然让他破了件轰动全国的恶性案件,然后他的知名度一下提升了不少,就连市长都对他开始刮目相看。

    接着第二年他又连续破了无数次的大案,要案。于是在这今年年刚过市里直接请示上面,将他提拔为这里的大队长。

    可见柏阳景这人,除了外貌俊美外,他的手段也是很高明的。

    这正是楚之杭为何要请柏阳天出来,请他帮忙找苏俊的原因。

    听到柏阳景又取笑自己,柏阳天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悻悻的走到他办公桌对面的凳子上一屁股坐下,道“找你那些兄弟练,算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年命呢。”

    刑警大队里的人个个都是狼转世的,身手了得脑子了得,他跟他们练习?还不如直接掐死他来得快些。

    顿了顿,他像倒苦水一样将心里的苦闷一脑子倒出“我身体弱?身体弱那也是你那个好外公害的。”

    想到柏老二叔为了得到柏氏当家权下的狠手他就气得牙痒痒的。

    于是趁柏阳景愣神的当会儿,他将这段时间的日子过得如何艰苦,父母被逼得没法已回了马尔代夫的事通通讲与他听,当然这中间没少添油加醋。特别是他被逼得以生病为由住进医院,还是逃不掉他们逼迫的事,以火烧眉眼的口吻说出来

    柏阳景从小就是柏老二叔的心肝宝贝,一直都舍不得对他怎么样。再一个他的脾气虽火爆却有计谋,所以,说给他听是正确的。

    一听外公二字,柏阳景的眸色果然浓了浓,一丝深沉自眼底一滑而过“他又找你麻烦了?”

    那个老家伙,一天到晚不折腾要死?他往地上垃圾筒里唾了口口水,咬牙。

    柏阳天一脸哀怨的瞅着他“嗯,你看二哥,你不在家里我多孤苦,被他们天天逼迫签下那啥劳子合约,我不签他们就找人来找我,你说有这样的家人吗?”

    “shi*t”柏阳景爆了个粗口,一拍桌面“小三儿,晚上我回家一趟帮你出口恶气。”

    柏阳天再瞅他一眼,一脸莫名“出气?免了。”

    这个柏阳景从小与他关系最好,哪怕他一家后来搬到国外他也经常与自己通电话直到长大,这么多年过去俩人的关系虽说是表亲却越来越好,这也是柏老二叔最看不惯的地方。

    但是,柏阳景有多久没回那个家中他是知道的。所以,还是不要惹得他心情不好吧

    所以,在柏阳景露出讶诧表情时他急忙解释“嘿嘿,我今天不是来跟你倒苦水,这个咱们以后再说,我是来找你帮个忙。”

    “帮忙?”柏阳景眉头一挑,算是明白这个堂表弟的心思。得,人家说了一大通就是想让他出头帮忙的。

    “说吧小三儿,跟二哥说个话还客气个半天,都不是自家兄弟了。”他那痞样又露了出来,如果被柏老二叔看见肯定被气得直接吐血。

    柏阳天在柏氏家族里排行老三,柏阳景从记事的那天起就整天小三儿,小三儿的叫个不停,这一叫就是二十多年。

    用他的话说,一条裤裆里长大的兄弟,这么叫亲。

    听到他这么说,柏阳天暗拍手,成了。

    于是他唧哩咕噜一翻,从楚之杭在电话里说苏俊怎么到的公司,又在哪里失踪的事一一说个遍,完后一拍手掌“二哥,他可是你兄弟我的干儿子,无论如何你都得帮我这个忙。”

    听完他的陈述,柏阳景沉默半天才嬉皮笑脸的说了句“靠,原来他娘就是你这些年在电话里说的那个?”

    “是妈,不是娘。”柏阳天已习以为常这个当大队长的二哥经常冒这样的痞语,此时听他以娘字眼说苏小小,立即改正他。

    “好,好,是妈。”柏阳景也不反对他,举手求和“既然你这兄弟都说话了,那我这个当哥哥的怎么也得给个面子你。”

    他一拍桌面,在柏阳天露出笑容时突然又蹦出一句“既然如此,那你就带她来吧。”

    柏阳天脑子一顿,笑容僵在脸上犯迷糊“带谁呀?”

    柏阳景顿时挫败“当然是带你心中那个仙女来给我看看不,带她来跟我谈她儿子的象征啊。”

    这兄弟被那女人迷晕头了,这些年每次打电话都听到他在电话里将那女人吹捧得如何好,这次他怎么说也得见见本人真面目吧?

    柏阳天一听,明白。这二哥要问苏俊的象征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