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章 婆媳大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叶女士,”门房的声音透过电话线路,嗡嗡响,“有人在小区门口找您,说是捡到了您的手机。请问是让她放在门房吗,还是放她进来找您?”

    叶女士放下手里的报纸,透过口罩,她的声音也很模糊,“手机?”

    ——s市的高级别墅小区大抵都是座落郊外、依山傍水,门禁系统也颇森严,和月湖别墅一样,如果没有住户的招呼,外来人口是很难突入别墅内部的。叶女士沉吟片刻,叫住了经过的阿姨,“少爷呢?还是老样子?早饭吃了没有?”

    阿姨摇摇头,满脸欲言又止,叶女士露出轻蔑的笑意,挥挥手让她下去做事——等到小餐厅里没有人了,她这才若有所思地摘下口罩,摸了摸双颊:刘瑕那两巴掌是用了狠劲的,即使伤药再好一两天内也消不掉,叶女士到底有了点年纪,牙根都被打松了两颗,昨天去包扎,医生还叮嘱她要小心用齿。

    “嘶——”触到口中伤处,她皱眉轻轻呼痛,思量了一会,重新拿起电话回拨,“那边走了没有?”

    “没有。”保安似乎也有点为难,“她不肯把手机放在保卫室,可能是不信任我们的专业素养吧。女士您看,要不要让私人管家出面呢?还是由您直接和她沟通?”

    “让我直接和她说吧。”叶女士小心地按了按唇角,“麻烦你把电话拿给她,谢谢。”

    别墅的安保做得不错,业主室内都配有监控屏幕,可看到住宅附近的监视摄像头,以及大门处的一个镜头,也是为了方便业主确认访客的身份。叶女士踱到屏幕前,注视着刘小姐把车辆停好,走进保卫室:她看起来是孤身过来,走路的姿态有些驼背,落足时经常瑟缩,想必是昨天丢鞋狂奔的后遗症。

    这点轻微的狼狈,当然不足以安慰她的愤怒,不过却成功取悦到了叶女士——是的,她现在双颊青肿,不过,从刘小姐的表现来看,想必她也意识到了,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叶女士,你好。”刘小姐暗弱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过来,叶女士看不到她的表情了,这确实是个遗憾,不过,刘小姐的声音也足够让她想象到对方现在的表情:明知这一低头,后续跟着的就是羞辱,但人在屋檐下,再怎么不情愿,也一样要登门。

    “刘小姐。”叶女士说,刻意缓了一下,“找我有事?”

    “沈钦……在您那吗?”刘小姐的声音有些游移,和昨天比,多了一丝沙哑。

    叶女士笑了。“这和你有关系吗,刘小姐?”

    “叶女士,如果钦钦在的话,您能不能让我和他说几句话?”被她这么模棱两可,似认非认地一说,刘瑕的声音一下着急了起来,她几乎是恳求地说,“钦钦现在的精神状态一定不太好吧?叶女士,让我和他说几句话能有帮助的——请求您了——”

    “我有说过他现在在我这吗?”现在,叶女士的笑容真正地愉快了起来,她翘起了二郎腿,漫不经心地说道。

    “……您要怎么才能让我见沈钦一面?”刘瑕到底还没蠢到家,没问‘到底在没在’之类的问题,默然片刻后,低沉地问道,言下隐隐的决断,显然已经是想到了即将要付出的代价。

    叶女士多年来的教养,阻止她在此事露出太过得意的笑容——这样终究失之浅薄,她只会把痛快藏在心底——对着监视屏幕的反光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她的口吻是漫不经心的,“总得要表现出一点诚意来吧,刘小姐?”

    “……您说,我该怎么表现诚意?”

    “嗯……”叶女士素手轻叩桌面,一双眼看来看去,她有点太迫不及待了,就像是一道点心突然端来,怎么享用还真不好想。“刘小姐,负荆请罪,你听说过的吧?”

    “……昨天我是不该得罪了您,叶女士,您看,要我怎么赔罪好?”

    “这还真不好说……”叶女士拉长了声音,心念偶然一动。“这样吧,你先在大门口等一下吧,我这边稍后看方便再让你进来好了。”

    “……大概要等多久,叶女士?您知道钦钦现在这样,真的不好等的——”

    “你昨天扇人耳光的时候,不是这样想的吧,刘小姐?”叶女士的语气也严厉起来,“你这个样子,在老时候是要进祠堂请家法的——下跪磕头认错都应该的好吧,你年轻不懂事,我不和你计较,做事也别太过分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子,刘瑕的语气很艰涩,“好,我知道了,您要看诚意是吧,我可以……给您看。但,能不能请您让我先进来,否则,现在这样,我怎么给您看到诚意?”

    “没必要。”叶女士一口否决,她现在的心情明媚极了,“你就先等着吧,慢点我出门的时候,再看看,你诚意够了么,让你进来看钦钦……也不是不能考虑——诚意不够的话……”

    怎么样的处置,才能让人感到最大的羞辱?当然是让她为了一个不确定的希望,在大庭广众之下自我羞辱——叶女士并不承认自己有点惧怕和刘瑕共处一室,不过她想到刘瑕等在小区门口的样子就忍不住嘴角上翘:诚意够的话,跪个半天也就好进来了,不够的话,那就慢慢等吧。让她见到钦钦之前,总要把她收拾一下的,否则,两个人一见面,还不是要生出事来?

    到底是聪明人,叶女士话没说完,刘瑕就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当然是犹疑的——若果她马上答应,反而会减少叶女士的乐趣,“我……知道了。”

    叶女士笑笑,“你好好考虑吧,刘小姐。”

    挂掉电话,她踱回桌边坐下,抖抖报纸,过了一会,叫过阿姨,“你去大门口看看,是不是有个女孩子等在那里——远远看一眼,回来告诉我。”

    阿姨有些纳闷,确认了一遍才放下活出门,叶女士安安稳稳坐在桌边,不再因饥饿烦恼——她这一辈子,哪吃过这样的苦,口腔破皮了,怎么还能吃得下东西?

    至少让她跪四个小时吧……舔舔嘴角,想法又改了:要么,八个小时?半天?唉,最多也不能超过十二小时了,小孩子虽然不懂事,但做大人的也不能跟着瞎胡闹,总是要有个分寸,意思到了就行了——

    “叮咚——”门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叶女士有点纳闷:阿姨这么快就回来了?还忘带钥匙?

    “哪位?”虽不太可能,但她有点小小的担心——再者,也因为伤口,不愿见人,她没走向门口,拿起无绳电话,向监控台走去。

    “是我呀,叶女士。”刘小姐淡然、甜美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了起来,一扫上一通电话的低沉、屈辱和犹豫,情绪沉潜得像是给叶女士的第二个耳光,“能麻烦你开开门吗?”

    她怎么进来的?叶女士惊得攥紧电话,心念电转:难道是她在警局的朋友帮忙?不可能吧,那点关系,能让警察带她进来?再说就是警察也不可能不打招呼就进来,她又不是嫌疑犯——虽然警察办案也经常不讲规矩,但对她这样的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