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苏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苏最是个孤儿,小时候以捡废品为生,长大了后以收破品当业。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这非常不容易,是从打工上升成老板的过程。

    然而苏老板纳闷的是,现在城里的人已经不把三毛一块钱放到眼内,丢弃的瓶瓶罐罐直接扔垃圾桶去,他这收破烂的反而比不上捡破烂的收入高,弄得他都快要想重操旧业。

    还好的是,经过这两年时间的奔走、吆喝,不少人都认识他这苏老板,口碑加名气,每天也能赚个好几十,发财不能,但至少够在这座城市继续生活下去。

    不知多少环外的旧城区里,一房一厅、一厨一卫、总共仅有二十平米的破旧出租屋,一辆脚踏三轮车,现金三两千,银行里几千块的存款,这便是苏最的全部家财。

    虽然不富裕,甚至贫穷,但不愁三餐,不惧风雨,苏最从未埋怨,就算遇到困难也只埋头苦干。

    不过今年他已经二十岁,婆娘还没着落,甚至连女人手指都没摸过,每天夜里辗转难眠,心中难免有些发慌。再这样下去,可得打一辈子光棍,自知没有几个人愿意把闺女嫁给他这样的一个人。

    更让他感觉压迫的是,再过一个月这里就要拆迁了,他必须要到别处去找住的地方。可附近根本没有合适的,要么太贵,要么太远。

    太贵他是住不起的,太远的话他则需要放弃这片区域的人脉,一切都得重头再来,这对他来讲损失实在太大。

    拆迁是有不菲的补助,甚至有房子补贴,但他就一个租房的,就算有再多的钱也只能干瞪圆,更没有半毛钱的干系。

    所以,在搬走之前他必须大干一票,而且也已经瞄准当前的机遇。

    这里的住客总不可能将所有东西都搬走,家中堆积的废品,甚至是家电、家具之类都可能会放弃,这对他们这些收破烂的来说,简直是一次十年难得一遇的机遇。

    不过这里收破烂的不止他一个人,要想赚大钱,那就必须先抢占先机,迟就只能吃剩饭剩菜。

    “为了婆娘,为了房子,我要全力以赴!”这是苏最行动前给自己的鼓励口号。

    这可不是说说而已,从早上七点开始,他就蹬着他的三轮车挨家挨户的大声吆喝,成果自然是丰硕,几乎每一个小时就能收满一车子,其中不乏一些大脑袋电视、电风扇之类的旧电器,每车子东西最低估计都能赚上一百几十,这是平时一天的业绩。

    而且苏最比较狡猾,他没有急着往废品站送,因为他明白这样会暴露自己的行动。他只把收来的东西往家里运,住在一楼的房东已经搬走,院子倒是随便他来使用,足够容纳得下他收回来的东西。

    然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就在一个区里,苏最这来来回回的拉了好几趟东西,难免会被人注意上。

    有同行就有竞争,看见苏最收到这么多货物,眼睛难免发热。同时他们也想到,昨天社区就已经下发搬迁公告,未来几天肯定会有大量的人搬家,废品或二手货物必定不少。

    “竟然被这苏最小子捷足先登!”收破烂的大多是中老年人,文化不高,脾气却不小,平时为了抢些货物甚至大打出手,头破血流也非奇怪事情。

    损失的钱还是其次,智商上受到的侮辱更让他们气急败坏。苏最都能够想到,他们却傻乎乎的跑去别的地方收破烂,舍近求远,对比之下,他们就更好像是傻缺。

    “酒瓶易拉罐,书本子报纸,冰箱冰柜洗衣机,电瓶电表电动机!”

    “高价回收破烂,二手电器!”

    “帮清理屋子咧!”

    这趟出门,苏最明显发现小区的气氛不再相同,蹬三轮的横竖穿梭,吆喝声源不绝耳。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但苏最也早料到会这样。何况这么大一个小区,他一个人也吃不下。

    不过接下来就没有上午那么轻松了,就看谁抢得更多,于是苏最用力往脚踏一蹬,一下就让三轮车往前窜出去。

    “苏最这小子就是自私,还想吃独食。”

    “谁说不是,小心被撑着。”

    “惹怒了肥老大,马上有他好受,呵呵!”

    在经过两个同行的时候,苏最听见了这样的言论,内心不禁往下一沉。惹了众怒他倒是不在意,事实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