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92】七日之约(新文首推求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处仲?”他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忍不住大笑两声,声音却没有任何的温度,目光直直的望着她:“你以为自己是谁?敢直呼本将军的名讳?”

    她更加不知如何是好,脸都涨的很红,低着头不敢去看他,心里慌得不成样子。屋内很静,谁也没有说话,她千方百计的想着该如何面对他,此时却没有半点法子。

    “走上前来。”

    冷若冰霜的声音,更是他下达的命令,她无法违背,最终上前两步,依旧低垂着头,不敢看他,胆怯而懦弱的样子。

    “抬起头。”

    再次的开了口,她深深的呼吸着,握在一起的双手湿漉漉的,连呼吸都是轻轻的,正想鼓起勇气抬头看他,下巴突然抵上生冷的触感,心里顿时一惊。微微用力,冰凉的剑首使得她不得不抬起头,而面前的王敦,手握长剑,直直的抵着她的下巴,只要稍加力气,她会立刻被刺穿喉咙,倒地而亡。

    他勾起嘴角,流转着目光打量她,声音略带戏笑:“江南有佳人,倾城又倾国,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本将军以前很不屑这种靡靡之词,女人而已,无论倾城与否,都是一个德行,争风吃醋,无理取闹。只知谈情说爱、风花雪月的男人,不过是玩物丧志,毫无出息,本将军向来呲之以鼻。”他说着,又轻笑两声:“但你确实很有一套,你很聪明,很有手段,或者说你很懂男人的心,轻易的将男人玩弄于鼓掌。啧啧,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也难怪每个男人都会心动,本将军早说过,你穿着月牙白色极美,粉黛不施,艳而不俗,妖而不媚。”

    他说着,起了身子,手中的长剑慢慢落下,自己却缓缓向前,隔着案桌,将脸凑到她面前,近在咫尺,看得到他眼眸里每一个细微的收紧:“你的确很美,美的令人窒息,本将军有时在想,你兴许就是一只九霄美狐,化落人间祸乱天下来了。”

    孟央望着他,像是觉得好笑,轻轻扬起嘴角:“王大人说笑了,我哪里是九霄美狐,不过是只小貂子罢了。”

    小貂子……。

    王敦一动不动的看着她,良久,褐色的眼眸蒙上一层说不清的情绪,他们离得这样近,彼此的呼吸都听的一清二楚,淡淡的昙花香,使人有些恍惚,他的手缓缓攀上她的右颊,小心的摩挲,声音低哑:“我曾经很爱你,一心想要跟你在一起,哪怕付出一切的代价,在所不惜。我还发过誓,如果上天将你留在我身边,我王敦会豁出性命来爱你,永远不会让你受一丝委屈。你瞧,我有多蠢……。是你教会了我,永远不要被女人的外表所蒙骗,她们天生就会演戏,也是司马睿教会了我,世上没有”公平“可言,当初我愿意用自己的一切交换你,费尽心机还是没有得到,反而被你与司马睿联手算计,可是你瞧现在,我不用失去任何东西,不用拿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兵权交换,什么都不用,可我轻而易举的得到了你。”

    他的眼中闪过戾气,戾气过后是深深的恨意,几近咬牙切齿:“现在,你与司马睿的性命就握在我手中,想起不久前我还被你们整的下场凄惨,你说讽刺不讽刺?”

    “处仲……。”喃喃的叫着他的名字,她的眼眸泛起水光,轻轻的摇着头:“我没有蒙骗你,从来都没有。”

    “没有吗?”他冷笑一声,突然一把捏住她的面颊,恨意徒增,力道大的惊人:“若不是你,司马睿怎能轻而易举的夺下我的兵权,又怎能轻而易举的斩杀我数名副将,你敢说没有,恰恰在那个时候,你就在返回健康的马车上,我问了你无数次,你不肯出面,不肯回答,你与司马睿计划好了在背后捅我一刀,现在知道一切都来不及了,所以又开始演戏,说你没有蒙骗过我,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好,”她闭上的眼睫在微微颤抖,咬了咬嘴唇,道:“是我骗了你,与王爷无关,你知道他别无选择,谁都知道扬州刺史桀骜难驯,他不得不用这样的办法对付你,王敦,你领兵征战多年,《孙子兵法》中有这样一句话,夫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如果你是王爷,也一定会这样做,甚至斩草除根,但他没有杀你,你不该这样对他。”

    细想之下,她的话不无道理,可他的怒火一触而发,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原本捏着她脸颊的手掌一下掐住她的脖子,眼睛都是血红的:“是,你说的没错,哪怕是他真的杀了我,我王敦不会有半句怨言,可是为何是你,为何你要这样对我!你可知这半年来,我是怎样活着的!不用生不如死,因为我根本没活过来!这世上任何人都不能欠我,尤其是你!你若是骗了我,当时就应该亲手把我杀了,我宁愿你那时杀了我!”

    喉咙都要被掐断,疼而窒息的感觉,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他却在这时缓缓的松了手,眼中疑似闪过惊痛之色,氤氲着强烈的失望:“你该知道我有多爱你,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否容貌尽毁,不管你是哑了,或者聋了瞎了,残废了,哪怕死了,我都爱你……。所以你不能这样对我,任何人都可以,唯独你不能。”

    心里的疼翻天覆地,窒息的无法呼吸,她死死的咬住嘴唇,这才不使眼泪落下,微微哽咽着,道:“我算计了你,骗了你,这些我都认,所以现在就站在这里,要杀要刮随你处置,只希望你救王爷。”

    “当然,”他不禁冷笑一声:“你开了口,我怎忍拒绝?我不会杀你,也不会将你千刀万剐,你知道自己来的目的,现在,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哽咽而颤抖着声音,她的脸色微微泛白,努力了很久,艰难的从喉咙里吐出几个字:“我自己来。”

    久久的站着,只感觉全身都在轻轻发抖,王敦就坐在案桌前,好整以暇的望着她,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还不脱?等着我给他收尸吗?”

    颤抖着双手,终于去解那木兰色的襟带,只两下,襟带滑落地上,双手轻环衣衫,身上月牙白的织锦衣裙仅此一件,这是她唯一的自尊。可是,王敦正似笑非笑的望着她,一只手有意无意的点在湛卢剑上,悠然自得的等着。

    缓缓转过身子,在这一刻,她的眼泪无声的滑落,背对着他,身上仅有的衣物滑落在地,此时此刻,冷的无法言语。屋子里很暖和,也很亮,可此刻,她只觉得冷,不着寸缕的身子,裸露在除司马睿以外的男人面前。失去了一切……

    她不知道身后的王敦是怎样的表情,屋子里很静,静的有些可怕,就这样一直的站着,仿佛要天荒地老的等下去,等他宣判自己的死刑,漫长而煎熬。

    终于,她听到了脚步声,一步步的走向自己,越来越近,直到站在自己身后。良久,她的身子在轻颤,不停的轻颤,而他,缓缓伸出手,摘下她发间的羊脂玉簪,长发如施云流丽一般,泛着柔软的光泽,散落在她光裸的后背,她很瘦,但肌肤赛雪,映着黛发散落腰间,仅仅是一个背影,令他几乎难以自制。

    他从背后抱住了她,环住她的腰身,不盈一握,但也只是抱着她,知道她在哭,知道她在颤抖,他缓缓的靠近了她,贴在她身后,紧紧的抱住,闭上眼睛将头埋在她肩上,满足的呼吸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这一刻,宛如午夜梦回,他柔声道:“你回来了,终究是我的,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我就不再恨你。”

    他的唇很烫,轻轻吻在她耳后,沿着勃颈一路吻下,声音暗哑,疑似颤抖:“梦儿,我要你,我只要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哪怕你恨我,只要你是我的,死又何妨。”

    他的手缓缓向上游走,掌心粗糙,有骑射磨出的茧子,他很紧张,呼吸急促,声音却带着一丝魅惑:“梦儿我爱你,我才是最爱你的……把过去都忘了,就当做你从未离开,连同司马睿,我陪你一起忘了他……。你是我的女人,我会一生一世的爱你。”

    她死死咬着嘴唇,几乎尝到了血腥的味道,眼泪很凉,划过面颊滴落下来。他的手游走在她不着寸缕的身体上,灼人的烫,可她感觉不到任何温度,微微抬起头,这一刻泪流满面。

    “大人……。大人……。”

    突然,院外远远的传来麻玉的声音,他停下动作,紧抱着她,声音极是不悦:“何事?”

    “大人,有要事。”

    麻玉仿佛很急的样子,否则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前来打搅,他略微皱起眉头,喘息着平复呼吸,柔声轻笑,附在她耳边哑着嗓子道:“梦儿,等我回来。”

    说罢,他弯身捡起她的衣服,一把将她包住,抱起走向内寝,床帏的轻纱缭绕,他将她放在床上,顺手拉过锦被,轻轻的盖好,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继而离开。

    屋内很静,捉摸着时间,应该是子时了,她当真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永永远远的回不去了。司马景文,她这一生都爱着的男人,终究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

    即便眼泪流干,已经没有用了,缓缓闭上眼睛,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如同死去一般。

    昏昏沉沉,仿佛时间过了很久,可她不愿睁开眼睛,就这样一直的睡着,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直到头脑疼痛,这才睁开了眼睛,乳白色的床帘飘飘,阳光透着窗户照耀进来,已经天亮了!

    她心里一惊,下意识的就要起身,却在这时发现床边趴着的王敦,他睡着了,趴在床的边缘,睡得很安稳,丝毫没有被她的动作惊醒,浓眉微舒,带着柔软的弧度,紧闭着双眼,眼睫很长,棱角分明的面颊仿佛雕刻一般精细。这样的他,如此温暖的模样,像是做梦一般,她有着怔仲的望着他,不自觉的掐了掐自己的脸,直到感觉到疼,才知道是真实的。

    轻轻的穿了衣服,她光脚下了床,缓缓走向窗前,看着窗外优雅的别院,紫藤爬满南墙,一侧的架上,蔷薇攀附,花枝满满,阳光倾洒之下,处处耀眼。她就这样站着,不自觉的伸出手去触摸阳光,柔荑细滑,太阳的光芒无法抓住,却有着淡淡的温度。恍惚间突然想到了什么,日上三竿,她竟然睡到了现在,如今身在东海国的司马睿也不知是生是死!

    瞬间苍白了面容,她慌忙的转身,望着趴在床边未醒的王敦,他不知是何时睡着的,仿佛乏极了,睡得这样沉,毫无戒备。她上前,犹豫着想要叫醒他,伸出手刚要触碰他的肩,却又最终收回,心里很急,却强迫自己再等等,弯下身子坐在他旁边,这才发觉地上有些凉。

    而他仅着一件单薄的里衣,也不是是否会冷,这样想着,再次起身拿起架上那件暗红色的锦袍,小心的跪在地上为他披上。她的动作很轻,并没有惊醒他,收回双手的时候却猛地被他一把握住,当下大惊,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他的眼睛依旧是闭着的,嘴角却含着笑,一把将她抱住,很快的翻了个身,舒服的枕在她的腿上,依旧是睡意未醒的样子:“别说话,让我再睡一会。”

    她顿时不敢动弹,看着他躺在自己怀中,闭着眼睛也不知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可是,心里的焦急却使她无法再等下去,只得轻声道:“王大人……”

    “嘘……”他竖起食指在唇边,疑似不满的样子,接着侧向里,将脸贴在她怀中,再也没有动弹。

    屋子里很静,没有任何人打搅,她只能这样煎熬的等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看着窗外的阳光越来越明媚,终究是无法安心,正要开口说话,突然就听他说了句:“如果我不救他呢。”

    她一愣,只感觉整个身子都僵硬了,他在这时睁开眼睛,仰身直直的看着她,眼中有着复杂的神色:“如果我没有救他,你会不会恨我?”

    她也不知心里是怎样的滋味,事已至此,不得不使自己平静下来,摇了摇头:“不会,我不会恨你。”

    “但你会跟他一起死,”他突然自嘲的笑了一声,目光不易察觉的黯然:“又或者,即便他活着回来,你也没打算活着见他。”

    “大人…。”她下意识的喃声道。

    他却摇了摇头,从袖中掏出一把镶银匕首,仔细的斟酌:“这把獠牙匕首,是从你穿来的衣服上找到的,麻三以为你要杀我,其实我知道,你是留给自己用的,倘若昨晚我碰了你,你会在司马睿得救后自裁而死,对不对?”

    她没有说话,他也没再开口,仿佛都是心知肚明的,良久,他终于起身,自顾自的穿上外袍,望着窗外,开口道:“已经晌午了,时间过得真快。”

    说完,回头看着依旧坐在地上的她,面上带着温暖的笑,向她伸出手:“来,我扶你起来。”

    稍稍的迟疑,她最终将手放到他的掌心,他略一用力,一把将她拉起,却没有松开,另一只手抚过她披散的长发,含笑道:“我来给你梳发。”

    坐在铜镜前,望着身后的王敦手拿木梳,极是笨拙而小心的样子,一下下轻轻的梳着她的长发。饶是她与司马睿浓情意切之时,他也从未为她梳过发,而一向手握刀剑的王敦,在战场杀人如麻的冷面修罗,他此时竟然拿着梳子,如此认真的为她梳发。

    他梳完了发,又用石砚磨了黛,一笔一笔,仔细的为她画眉,他离得这样近,神情专注,褐色眼眸下蕴藏的温柔无懈可击。她的面色有些微红,下意识的就要开口:“大人……”

    “嘘,别说话,”他不禁轻笑,带着宠溺:“我是第一次给人画眉,你若是影响到了我,画的不好看可别怪我。”

    她当真不再说话,也不敢胡乱动弹,甚至屏住了呼吸,微微的抬着头,看着他异常认真的眼眸,只感觉眉上痒痒的。

    他画的很仔细,因此颇费了一些时间,等到画完了,她望向镜中的自己,这才发觉当真好看。时下的女子多画远山眉,细长秀丽,如同起伏的高山般蜿蜒,很是端庄大气。而王敦所画的眉,温婉动人,不似远山眉修长,却别有灵秀的弯度,显得她更加眉目弯弯如月,极是清丽。

    “别动,还差一点。”

    她正要抬头看他,他却突然又提起了笔,嘴角带着笑,俯身在她眉心处一点,痒痒的感觉,镜中女子的额上顿时多了一抹朱砂红点,异常妖娆。

    “香墨弯弯画,朱砂淡淡匀,这才是我的梦儿,我心中的洛水女神。”

    他目光温柔的望着她,情愫顿生,使得她有些不敢对视,低声说道:“王大人,王爷他……”

    “叫我处仲,”他略一低头,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他:“我会救他,但是,你要答应,陪我七日。”

    七日,岂不是司马睿就要回来?王敦他,究竟想做什么?

    出了房门,已经是晌午,阳光明媚,眼前是全然陌生的地方,安东将军府,这里的一切都令她忐忑。王敦握着她的手,她下意识的躲开,使得他极为不悦,看到她面上略带惶恐之色,很快又了然似的笑了笑:“别害怕,舞阳不在这,她回扬州了。”

    回扬州了,襄城公主回去了,她可知此时的王敦都在做些什么?

    “吃过午饭,我带你去个地方。”他再次握住了她的手,淡笑一声,温暖异常。

    城西地势偏远,山脉绵延不绝,丛林幽深的荒野之地,更是人迹罕至之地。远远的就听到鸟鸣声,伴随着野外独有的气息,一切都显得盎然生机,但又如此神秘莫测。

    骏马一路奔来,已经是傍晚,周围的景色自然是怡人的,王敦拉住缰绳,马儿随即减慢了动作,一步步缓慢的行走,他俯身在她耳边,略带低笑:“可还记得这个地方?”

    孟央细看很久,马背上本来就是视野宽阔,她却仍旧是百思不得其解,只得摇了摇头:“这是哪儿?”

    他但笑不语,丛林深处,行至前方,路已经不太好走,他起身下了马,却吩咐她好好坐着,拉着缰绳一步步上前。也不知走了多久,四周树木纵横,茂密而幽深,傍晚的阳光本就柔和,眼下被枝叶挡着,只能稀稀疏疏的照射进来。

    一路走来,她越发疑惑,禁不住开口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到了自然会知道。”

    他连头也未回,使得她更加不安,想起出门之时,他将一个包袱放在马背上,眼下就在自己手中,隔着外布,很明显的摸出里面是衣物,她实在想不通,不过是出来一趟,竟要带着满包袱的衣物,除非,他不打算回去了?或者,不打算让她回去了?

    这样想着,不由得紧张起来:“处,处仲,你要带我去哪儿?”

    他回过头来,见她一脸的担忧,反倒忍不住笑了:“你怕什么?怕我带你远走高飞?我倒真的考虑过这个主意。”

    她一愣,继而急声提醒:“襄城公主和皎儿还在扬州,她们在等你回去。”

    王敦的脚步不由一顿,很快又恢复如常:“是啊,我答应过舞阳,这是最后一次犯浑,我答应过他,讨回你们欠我的,我会立刻回扬州,一家团聚。”

    原来如此,此事襄城公主果真是知道的,她说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