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端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人间四月,春风还裹挟着一丝凉意,头天夜里又下了小雨,飞檐上也沾了湿,风一吹,水滴就顺着屋檐落在领子里。

    东宫的一处水榭里,却有一紫一绯两个人影,坐在泛凉的微风里对酌。

    绯色衣袂被微风扬起,四皇子将手中的岫岩玉酒杯轻轻放在桌上,眯着眼看了对面那个法怔良久的人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三哥在想什么?”

    那人恍然回神,微微别开头,唇角泛着一丝苦涩的笑意,声音却是薄凉,“琐事罢了。”

    他在想什么啊……他是在回想,天启二年那个春天,是不是也和今年一样,寒风吹彻,毫无暖意。

    四皇子自然是不相信他这一看就是搪塞的说辞的,对面这魂不守舍的紫衣男子可是雁朝最尊贵的太子殿下,什么样的琐事才能叫他放在心上?

    “三哥不想说也无需骗四弟啊,东宫的事还有崔述在,他身为太子詹事,不就是为三哥处理琐事的么。”

    叶霖闻言笑起来,他这个四弟弟虽然看起来玩世不恭,没个正形,却是个察言观色的好手,什么也瞒不过他。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就听见四皇子继续说下去了。

    “三哥是在想苏大小姐吧?”

    他说这话可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理有据,证据确凿。

    今年年初梅花宫宴上,太子叶霖对相府的大小姐苏瑶一见钟情,过了宫宴便直接央了陛下御笔赐婚,这事儿长宁城里还有谁不知道么?

    他冷眼看着,只觉得叶霖是真的被苏瑶迷住了,才能做出这样和他往日性情完全不符的疯狂举动来。

    若说是他四皇子做出这样的事也就罢了,毕竟他的风流长宁城里无人不知。可叶霖是谁,他可是十岁便被陛下一道圣旨迁去了东宫,这么多年来不但没有册立太子妃,甚至连一个侧妃都没有,平日里对旁的女子看都不看一眼的太子。

    从前他觉得,抛开叶霖本身的无双风姿不谈,单凭叶霖身为太子这样尊贵的身份,便很难有女子能入得了他的眼。

    可谁知道就这么个把男女之情完全不放在心上的太子,竟然就直接了当地表示非苏瑶不娶,非要得到不可了。

    也不知道那苏瑶究竟哪里值得叶霖沉迷至此。

    叶霖听见“苏大小姐”这四个字,原本舒展的眉毛便蹙了起来,想起什么似的侧头吩咐一旁的宫人道,“将今日的糕点送去吧。”

    宫人应声离去。

    四皇子啧啧出声,摇摇头感叹道,“三哥也是真的上了心,日日往相府送糕点,也不怕将她日后恃宠而骄,无法无天?”

    叶霖只是笑,若有所思地摩挲着手中的酒杯,没再搭话。

    恃宠而骄?他现在便是日日盼着她嫁过来,宠她爱她,恨不得她恃宠而骄,将她捧在手心里,捧成一颗明珠。

    叶霖不知道该如何也不能够向旁人解释,自己其实已经活过了漫长一生,已经看到了生命尽头的尘埃落定,却在闭上眼睛那一刻,奇迹一般回到了景和十七年,回到了一切都还没开始的时候。

    这时候,他同摄政王的矛盾还潜伏在太平盛世的平静假象之下,苏瑶还没有被陛下指婚,他的阿尧也还没有到来。

    叶霖从前不明白,他父皇硬塞给他做太子妃的苏瑶为什么一点规矩也没有,完全不像是书香传世的苏家规整出来的长房长女。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后来苏瑶总是一遍一遍地问他,究竟是爱她的人还是爱她的心。那时候叶霖觉得可笑,有什么区别呢,人和心不都是她么。

    他更不能明白,为什么有些事情苏瑶永远都解释不清楚,任凭他猜忌怀疑,也不肯明明白白给他说清楚。其实只要她给他一个理由,无论是什么,他都会相信。

    后来种种恶果,只不过是当年种下的因。

    直到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回到了景和十七年,才明白,苏瑶口口声声地说她不是苏瑶究竟是什么意思,才明白原来这世上真的有用常理解释不了的事。

    比如说他能重活一世,比如说,那个名叫苏瑶的女子娇柔躯体里,住着一个名叫苏尧的魂魄。

    原来那才是他的阿尧。

    叶霖不能想象,苏尧走的时候,一整颗心是不是早就冻成了冰,是不是再怎么捂也不能捂热了。

    好在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