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3章 【】高人(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能,即刻去办。”

    倪光誉出去以后,屋中又只剩下几个女人,与之前没有任何分别,可是林氏突然有点怕柯楚楚了,心里没着没落。不知是受到刚才谈话的影响,还是因为她回忆起前些日子的墙影。

    她虽没亲眼看到影子,但却知道所见之人俱惊恐莫名,连她的知州官人当时也吓得够呛,林氏现在还记得倪光誉冒虚汗的样子。新帝作下的恶事倒是其次,柯楚楚的手段才真让人惧怕。联想到接下来官人要办的事,林氏愈发看柯楚楚瘆得慌。

    “夫人……”林氏咽了一口唾沫,说道:“我先送您下去休息可好?”

    “好。”柯楚楚应道。“呲——”耳中又传来一声长音,她赶紧扶住泠儿的肩头站稳,马上说道:“泠儿,去给我寻个陶罐来,年生越久越好。”

    什么怪东西?林氏头皮发麻,忙接口说让她的婢女去拿,怎能劳烦夫人的身边人。

    回到住处,早发现柯楚楚异状的泠儿担心道:“夫人,您好像不舒服?”

    “是,那人已经来了,且是有备而来。”

    “在哪?”泠儿慌张地四处环视,倒把柯楚楚惹笑了。

    “不用找,该现身时他自会显身;也不用怕,他没你家夫人厉害,就是过来送死而已,顺便让我把世上的邪术铲锄了。”

    泠儿见她还能说笑,少有看到夫人打趣的样子,莫名地感到安心。说道:“夫人,我去看看今晚吃什么,这一路上净吃干馒馒,淡得我眼睛发绿。”

    “去吧,后面我还有事情吩咐你做。”

    晚膳极丰盛,这个时节还能有肉有面,想来倪知州的日子过得还是不错,苦的总是那些老实巴交的平头老百姓。官员们可不是吃饱肚子就能满足得了的,民脂民膏只让皇帝一个人搜刮,他们头上的乌纱又随时不保,这就足让他们心生反意。

    饭闭,净手漱口这后,林氏才出去亲手将土陶罐呈上来。倪光誉从京城过来后,所有家什都是新制的,这陶罐还是从一下人家里寻摸来的。

    柯楚楚一看,此陶至少用了十年,伸手摸了摸,感觉到一丝纯阳之气,又夹杂着一股腐气。她笑了,朝林氏说道:“你很会办事。”

    这陶罐装过童子尿,还在里面泡过鸭蛋鸡蛋,平时扔在那背阴处的茅厕旁,长年累月的,早就镀上了阴气。纯阳纯阴相交,对付邪道不能再好。

    “啊?”林氏寻遍整宅,只找出这么个丑不拉唧的东西,本以为会挨骂,哪知却被夸了。她只记着年生长好交差而已,真没想到柯夫人要的正是这种丑东西。一时讪讪。

    柯楚楚又对倪光誉说:“今晚看好下人,无事不要出来,听见什么动静也不要出声。”

    倪光誉多喝了几杯,本有些上头,听得这话酒意散去一大半,郑重点头:“谨遵夫人吩咐。”

    ......

    夜深人静,柯楚楚盘腿坐在厢房的软榻上,泠儿倚在一旁虽眼珠没动,耳朵却细听八方。

    府中守夜的下人早就被唤走,整座知州府邸无一人在外游荡,连寻夜的家丁们都已遣去休假了。有几个该值夜的婆子白天睡太多,现在没啥睡意,就悄悄聚在一起小赌。

    屋内暖烘烘的,屋外一排灯笼映照着墙角白雪,除了屋顶和树枝上雪落的声响,无一丝杂音。

    “来了。”柯楚楚说道。

    泠儿什么动静也没听到,但她就是相信夫人。

    柯楚楚这时才去将陶罐拿到面前来,把自己身上的九张符箓摘出三张放了进去,对泠儿说道:“你守着这个,准备好火石,我让点的时候,你立即点燃。”又递去另外三张:“把这拿在手里,你便无事。”

    泠儿赶紧接过来,却不知这个“无事”,原来是指她什么也不知道的意思,看不见也听不见。刚一抬头,发现夫人不见了。

    泠儿吓了好一大跳:夫人……

    思到肯定是夫人的戏法,遂强制镇定,死死盯着陶罐口冒出来的黄色符箓。

    此时,柯楚楚已然来到屋外,感觉到身后有光,她慢慢转身,发现身后的木墙之上正在上演“皮影戏”。

    柯楚楚看着墙影嘴角一抿,钱爷爷抓姜老头时如临大敌,使出了他的全副武艺,岂知是杀鸡焉用牛刀。他和七叔公若是知道那废物如此不经打,兴许也会节省几把子力气。

    她脸上一浮现出笑意,便感觉一股怒气涌过来,心道:那位功夫好深厚。

    转过身子,继续面对院子,讽刺道:“我撤去家丁,你便知道是为迎接你。彼此都知对方为何而来,无需再提醒,显身吧。”

    说着,柯楚楚朝院子的震位踏过去,弯腰取出树下的一截柳树枝,扔掉;再慢慢走向兑位……八个方向走完,院中零乱的出现了八件物值,石子儿、黑米、犬牙……

    挨着取完,院子正中杵拐而立的那个白发老人便骇然显了出来。

    “厉害!”他说道。

    “是啊,我也这样认为。今天,你选了个好地方。”

    老人岂能不知她话里的隐喻,怒道:“我这是为你选的好地方。”

    “老人家,你的意思就是今日必有一人要在这‘好地方’西去啰?”

    废话!老人没再说话,用锋利的眼神仔细察看她。柯楚楚不惧,任其细看。

    “妖孽!”老人突然紧走两步,欲过来抓柯楚楚,步伐异常激动。

    这时,屋内的泠儿突然听到一声:点火!

    她旋即运气一捏火石,火星子刹时绽上去,符箓马上燃了起来。泠儿依稀觉得,好像刚刚夫人的声音是从她手上的符箓中发出的……

    老人冲到柯楚楚面前伸手一抓,哪知他的枯指从柯楚楚身上穿过,只捞着一把空气。激动的神色转为大惊,蓦地转身,却见柯楚楚已拿着一张符箓朝他额头盖过来。

    老人只来得及退后半步偏过身子,但是符箓还是沾到了他的衣角。他顿时感到一股凉气直往头顶窜,体温也迅速下降。“你……”张嘴吐词时,竟带出一缕水气。

    柯楚楚轻蔑一笑:“果然是摄人魂魄的邪道,与你那徒弟一丘之貉。”

    “那是老夫独子!”老人捂着胸口,左手快速结了一个印,稍稍稳住心神。

    柯楚楚接道:“有何分别!”话锋一转:“如果你能交待这邪功秘法,或许我可以饶你不死。”

    “哈哈哈哈,咳……”老人似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就凭你的天师符箓,还差点火候。老夫气数已尽,至多两年光阴,你这夺魄附身的妖孽日子还长,今日,必取你性命!”说罢,脑中开始计算,计算柯楚楚的真身在何处。这妖孽把道祖“虚妄之相”运用得如此纯熟,老夫……

    柯楚楚淡淡道:“呵,差点火候?只一招,我便知你已后悔。你自己也应知,可有半丝胜算的机会?别瞎废功夫,好好考虑我刚才的话吧,今天你逃不走的。”

    老人一震:这妖孽!竟然知道老夫的想法。

    柯楚楚又道:“你既然能看出我所用玄术乃克你之道,何顾还要徒劳挣扎?你的儿子,我只是破了他的换气养生局,他连自保都无法,只能乖乖受死。你能强到哪去?交出你的秘法,再说出你的徒子徒孙,我便养你两年。”

    失策。老人自认天赋异禀,将获得的玄术学到极致,延年益寿至一百零一十岁,自认在世上不可能遇到对手,岂直今日碰到的,是个,附身的妖孽!

    他绝望了,整个身子跨下来,人也朝地上缩去。

    柯楚楚也心下一松,也没想到这么快就把他解决了。

    “啊——”柯楚楚突然伸手捂耳,她袖中罗盘突然掉出,瞬间便在地上炸开。与此同时,另一个更大的罗盘哐哐啷啷落在地上,而那白发老人,已经躬着身子跑到了墙边……

    待柯楚楚控制住身体时,老人已经吊着树上一根麻绳爬了出去。她想追,但无力。修道之人被法器所伤,是致命的。

    一件可以伤人的法器,少说也有道士百年以上的温养期。柯楚楚看着脚下的罗盘,此物至少五百年!

    死老头,功夫不精竟然能拥有如此宝物,为了保命连保命的罗盘都不要了,败家。

    柯楚楚此刻神志混乱不堪她还自知:保命的东西,本就是保命的,命都没用了,还留来干嘛。

    “泠儿……”刚一喊,方想起泠儿听不见,忙挪着身子走到门前,将手中另两张符箓贴在门上。

    “泠儿,过来扶我。”

    泠儿一个激灵,赶紧冲出来,手上还拿着那三符,急道:“夫人您怎么了,人抓到啦?”

    柯楚楚一脸苦色,指着院中在灯火下扔固执地泛着光泽的大罗盘,说道:“就是那玩意儿把我伤了,那人也跑了。你快把符丢掉,将东西拾进来,不能放在地上太久。”

    “啊?”泠儿把柯楚楚扶进屋,心说这个时候还关心地上的罗盘作甚,什么好不好的。

    柯楚楚喝了几口热水,揉了揉耳朵,总算是舒服些,看着泠儿拿回来的罗盘五味杂陈。

    “因祸得福吧,总算是有了一件好宝贝。”她摸罗盘自我安慰道。

    泠儿把碎掉的小罗盘拿进来,忍不住说道:“它就可怜了,给这大东西欺侮得没了全尸。”

    “噗——”柯楚楚忍不住笑道:“天不早了,赶紧睡会儿,明天还要去找那人。你一早找个向阳的大树,把我的小罗盘碎片埋在树下。”

    有了那人的宝贝罗盘,还怕找不到人吗?那老头就是用“它”寻到我的,反之也一样。

    泠儿躺在夫人旁边,久久睡不着。

    而本要睡的柯楚楚再次把大罗盘拿出来翻来覆去地察看,总觉得有些熟悉。直到她发现背面中心处那个三角形,前世的记忆便瞬涌了进来。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