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章 胤祉降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康熙三十八年闰七月癸丑,康熙巡幸塞外,刚刚丧母的十三阿哥胤祥也在伴驾之内。望着渐行渐远的紫禁城,胤祥内心是悲苦的。那是他刚刚失去母亲的地方,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在意那个女人的逝去,别的人不会,他的父亲更不会,因为他的父亲此时要去巡幸塞外,因为他的父亲有很多很多的女人,不在乎他母亲一个,或许其实他的父亲也不怎么在乎他,因为他的父亲也有很多很多的儿子。他现在完全不能明白自己在那个皇宫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或许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没有人会在乎,没有人会记得,没有人会关心,就像他的母亲一样。

    “小十三,别胡思乱想。”不算温柔的声音,最近一直陪着胤祥,但是胤祥却无法不乱想。

    “四哥,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记住我,是吗?”胤禛有些愣住,不明白胤祥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这样的问题他一点也不想回答,也不想听到这样的问题,不由训斥道:“你在乱说什么!”

    “四哥,请你一定一定要记住我,我好怕像额娘那样被人遗忘。”胤祥拉着胤禛的袖子,不顾胤禛难看的脸色,小声祈求道。

    胤禛一边拉过胤祥的手,一边用另一只手敲了敲胤祥的小脑袋。“谁告诉你,敏妃娘娘被遗忘了啊?”

    “难道不是吗?”胤祥有些疑惑道,“四哥,你看,皇父、大哥、三哥他们哪个有伤心的样子。而且四哥,你也不是很伤心吧。”

    胤禛听胤祥这么说,不由莞尔,到底还是一个孩子。“小十三,那你希望皇父,大哥、三哥,或者我怎么表现呢?”

    “怎么表现?”胤祥的小脑袋有些迷糊,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只急着反驳道,“至少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在乎,然后浩浩荡荡地去塞外巡幸。”

    “小十三!”胤禛的语气严厉起来,“难道师傅们没有告诉过你,巡幸是国家大事,事关黎明百姓的大事。”

    “我知道。”胤祥有些哽咽,他的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了,他明白他母亲一个人怎么能和皇父的天下大事比呢。但是除此之外,他不知道怎么才能证明自己的母亲曾活着。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会被人以国家大事给忽略遗忘了。“四哥,是不是在天下大事面前,什么都得退让,什么都不再重要!”

    胤禛从未想到,有一天他要面对这样的问题,“是不是在天下大事面前,什么都得退让,什么都不再重要?”难道有什么会比天下大事重要的吗?没有,怎么会有呢?上一辈子,父子亲情,兄弟之情,朋友之义,最后不都为了天下大事给舍了吗?这个答案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但是为什么现在他说不出口?

    “十三,你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胤禛低下头,闭上眼,双手抱臂,看上去又孤寂又失落。胤祥就这么看着自家的哥哥,突然有些后悔问出那样的问题。

    “停!”一声令下,车队停下休整。

    胤禛睁开眼睛,也不跟胤祥说什么,直接下车去。

    “四哥,我……”胤祥欲言又止。

    “有什么待会说吧。”胤禛的表情有点勉强,让胤祥更是后悔。

    “三哥,老八,你们有没有觉得怪怪的啊!”胤祺活动着筋骨,眼睛却不时地在瞄远处的胤禛,只见胤禛静立在官道的一处高地上,也不知道在眺望着什么,却是能感觉到他的肃穆。而在不远处,胤祥紧盯着胤禛的背影,怎么看怎么气氛不对。

    “五哥,你也发现了!小爷一下车就觉得不对劲了。你说是不是小十三惹四哥不高兴了呀!哎呦,小爷终于等到这天了。小爷还以为四哥永远都不会生小十三的气呢!”胤禵一听这话题就精神,噼里啪啦就说个不停。

    “行了,你就不能消停点。”胤禩狠拍了胤禵一下,让胤禵龇了龇牙,“八哥,小爷哪说错了?”

    “在哥哥面前都称呼起小爷了,还能叫哥哥小十三,你还觉得自己没错?”胤祉望了望远方,微微蹙了蹙眉,转身便教训起胤禵。

    “明明是小十三惹了四哥,受训的反而变成了我。”胤禵有些不高兴的念叨着。

    胤禩狠狠瞪了胤禵一眼,说道“你少说两句就成了。”

    随侍的侍卫们也被这尴尬的气氛感染,不敢上前多说一句,生怕一句话就触了这些天之骄子的霉头。

    “出发了!”前边队伍的一声招呼,打断了这有些冷凝的气氛。胤禛吹了会风,却依然没什么头绪。一个下午就在这样的气氛中结束了。

    晚上大队伍夜宿三家店。几位皇子陪着康熙用餐,康熙似乎也觉察到气氛的不对劲,特地在晚饭后留下胤禔询问。胤禔则是一脸懵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康熙有些扶额,这才想起胤禔一个下午都陪在他身边,不可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不得不将此事搁置,但看着眼前一点敏感性都没有的胤禔,却是气不打一处来,便随手将自己都有些头疼的奏折的扔给胤禔,让他今晚想出对策。胤禔被皇父突如其来的脾气弄得莫名其妙,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埋首公务中。而此时胤祉找到了在外面吹风的胤禛。

    “老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如此烦恼。如果是小十三惹到你的话,你就直接教训好了,你是他四哥,有什么话不能说的,看看你们现在这样,让兄弟们都觉得不对劲,皇父今天留下大哥,估计也是看出什么了,要询问了。”

    “三哥,跟十三没什么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

    “你啊,就知道护着他,你舍不得说他,那就告诉我,我帮你说他,我就不信了,他也是大人了,孰重孰轻还分不清。”

    “三哥,别说了。”胤祉的孰重孰轻轻而易举地触动了胤禛,胤禛不由感慨道,“三哥,十三还是一个孩子,或许他分得清孰重孰轻,但是要他接受还太难了。”

    “这么说,真的是小十三给你出难题了?”胤禛的话让胤祉紧皱眉头。

    “是个难题啊!”胤禛望着远方,有些落寞道,“十三那个孩子今天问我,是不是在天下大事面前,什么都可以退让,什么都不再重要。”

    胤祉的手一顿,看着胤禛有些不确定,却听胤禛说道,“三哥,你知道吗?我不敢回答十三这个问题,我知道他只是想要让我告诉他,四哥会关心你,会在乎你,不会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但是在这个问题面前,我觉得所有的关心在乎都是那么的飘渺,我竟然无法承诺。三哥,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回答十三。”胤禛转身请教胤祉,却见胤祉面色木然,不知道在想什么。胤禛出声提醒道:“三哥,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胤祉摆摆手,看着胤禛问道,“老四,你有想过为什么天下大事在我们心中那么重要吗?”

    “三哥,我以为你会问我,到底什么是天下大事呢?”

    胤祉微微一愣,有些无奈道,“你不会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吧?”

    胤禛点头,有些伤感道,“我一直在想到底什么是天下大事,让我在十三面前,无法那么果断地选择去关心他,而要选择处理那些所谓的天下大事。”

    “想出来了吗?”

    “你看啊,我们浩浩荡荡去塞外,为了什么?为了蒙古和我大清的关系。皇父南巡,为了什么?因为淮北水患。每天皇父都要批阅奏折,为了什么?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天下大事。”

    “说的没错,这些每一件事送到皇父案头,都是大事。都是刻不容缓的民生大事。想来是比父子亲情,兄弟之情重要。”胤祉点头,想到这些事,再去想皇父这些年对他们忽视,突然觉得释怀多了。

    “是啊,都是大事,都是刻不容缓。但是三哥,真的那么刻不容缓吗?”

    “你什么意思?”胤祉有些震惊地看着胤禛。

    “三哥,我们承认吧,无论多么刻不容缓,送到皇父案头,皇父批阅,下面的执行力,其实没有真正做到刻不容缓啊。我们只是习惯了这样的借口,习惯了去忽视。我们不断告诉自己,我们是皇家的孩子,我们忙的都是天下大事,但是我们真正到底做了些什么?”胤禛前世今生都从未懈怠过公事。每天兢兢业业,就恐因他的延迟而误了芸芸众生,但众生过得好吗?为什么他宵衣旰食,他的百姓依然过得不好。是啊,尽管他尽力刻不容缓,但其实从各地送消息进金銮殿,再到商议,其实早已不是刻不容缓了。而我们却拿着这样的借口忽视了我们的亲人。真是可悲可叹啊!

    “习惯了这样的借口吗?习惯了去忽视吗?”胤祉喃喃自语,神情有些呆滞。胤禛一侧身就看到胤祉这样的神情,吓了一跳,胤禛将手轻轻放在胤祉肩部,小心翼翼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