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一 只愿君心似我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苏凉x楼小鸢】

    深山密林,树木蔽天,偶尔从树叶的缝隙中漏下一两点阳光来,很快便消失在林中的瘴气中。

    远远的,林子那头出现了两个人影。

    人影渐渐走近,原来是一男一女。男子一袭绛紫色窄袖直缀,剑眉朗目,上挑的眼尾不经意间流露出丝丝魅惑之意,两种气质相杂糅,在他身上却毫无违和之感。

    他身侧的女子,身量高挑纤细,长发束成小辫,肤光胜雪,双目尤似一泓清泉,相貌极为俏丽。一袭天蓝色轻衣,行走间窈窕生风。

    女子面容带笑,眉眼间有雀跃的神色,正是楼小鸢无疑。

    至于她身旁的男子,自是护送她回图兰族的苏凉了。

    二人自同萧煜溶月分别之后,已经行了两月有余,终于赶到了图兰族入口的地方。

    密林中的瘴气有毒,寻常人等自然难以进入。苏凉事先服下了楼小鸢给她的解药,方才能在林中行走如常。

    “苏哥哥,你上次来没有中毒吧?”楼小鸢侧了小脸,看着苏凉笑意吟吟。

    苏凉勾唇,“这点小小的瘴气还难不倒我。”

    楼小鸢笑了笑,指着前面出现的一道飞流直下的瀑布,神情雀跃,“苏哥哥,到了!”

    她轻车熟路走到瀑布前,在右侧一块大石头上敲敲打打了一番,又咬破指头在上方一按,很快,瀑布流下来的山崖之上出现了一块大石头,把奔腾飞溅的瀑布隔成了两道,中间自动出现了一个可容一人通过的通道来。

    楼小鸢回朝朝苏凉灿然一笑,“苏哥哥,我先进?”

    “你小心些。”楼小鸢熟门熟路,苏凉便没有制止,只叮嘱了她一声。

    楼小鸢清脆应了,足尖一点,纵身朝那通道跃去,很快消失在了瀑布之中。

    苏凉紧随其后,也进入了瀑布里头。

    很快,一分为二的瀑布又合拢了来,丝毫找不见方才有人进入的痕迹。

    这不是苏凉第一次进入瀑布之中的别有洞天,却还是被眼前的景致所惊叹到了。

    面前仿佛出现了一大片世外桃源。

    一片开阔的碧色草地映入眼帘,草地的尽头处零零散散分布着琉璃尖顶的房屋,偶尔从房中走出一两个人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身上的服饰与齐人穿的大有不同,透露出浓浓的异域风情。

    楼小鸢脸上欣喜的神色愈发溢于言表,拉着苏凉的手往前走去。

    苏凉目光落在楼小鸢拉着自己手腕的莹白小手之上,怔了怔,没有挣脱开来,

    很快,草地上有人发现了他们,人群似乎开始有些骚动。

    没过多久,一群人朝苏凉和楼小鸢走来。

    走得近了,苏凉才看清楚了来的人,领头之人她认识,图兰族四大长老之一,风长老。

    来人渐渐走近,走到楼小鸢和苏凉面前停了下来。

    风长老虽然已上了年纪,一双眼睛却仍旧透着精明强干的光芒。他扫一眼苏凉,目光定格在楼小鸢面上,半晌,才缓缓开口道。

    “圣女,你总算是回来了。”

    他的语气沉缓,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快之色。

    楼小鸢嘟了嘟嘴,上前两步挽上风长老的胳膊,撒着娇道,“风爷爷,您别生气了,小鸢回来给几位长老爷爷负荆请罪了。”

    风长老“哼”了一声,却没甩开楼小鸢的手,转身朝前走去。

    楼小鸢忙朝身后的苏凉递了个眼色,示意他跟上。

    一行人来到的地方是图兰族的圣殿,圣殿通体白色,用白玉石打造而成,坐落于图兰族地界的最中心。剩下的三大长老雨雷电得到消息也到了圣殿。

    苏凉虽然上次来图兰族时曾进过圣殿。但现在举目一瞧,还是被深深震撼到了。

    有一种庄严肃穆之感传遍全身,不知为何,心里隐隐跳动得有些快。

    图兰族的圣殿很空,只在中间设了一个贝壳式样的白玉制成的座椅,座椅四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另有四大血玉莲座。

    白色的穹顶之上,用艳丽的色泽绘着图兰族的生物迦南果,迦南果四周,还写着苏凉看不懂的,图兰族的古老文字。

    上次来时并不曾仔细看,现在抬眼一瞧,果然同小鸢上次所说一般,他身上那块环形玉佩上所刻的,的确是图兰族的古老文字。

    圣殿不是普通人能进来的。

    所以去迎小鸢的人都留在了殿外,殿中只剩下四大长老和苏凉楼小鸢几人。

    苏凉颇有些不解。

    他既不是图兰族之人,为何还能留在圣殿中?莫非,这跟他身上的玉佩有关?

    风长老看了他一眼,定定开口道,“苏公子,若我没记错的话,苏公子身上戴有一块环形玉佩。”

    果然!

    苏凉点点头,从脖子上将玉佩摘了下来。

    风长老伸出手,“可否容我几人一观?”

    苏凉伸手递了过去,楼小鸢在一旁瞪大眼睛看着,不知四大长老为何突然对苏凉感兴趣了。

    风长老接过玉佩翻来覆去看了一番,又递给了剩下三位长老。

    良久,最后一位电长老也看完了,缓缓开口道,“确是前任圣女的圣物无疑。”

    苏凉一惊,诧异抬眸看去。

    楼小鸢也是不解,“雷爷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苏哥哥身上的玉佩怎么会是前任圣女的圣物?”

    雷长老抬眼看向她,“小鸢,你可知这玉佩上的古文字是何意?”

    楼小鸢略带惭愧地摇了摇头,“我只认得凤凰和羽三个字。”

    “没错,这上面其实刻的是一句话,凤凰于飞,翙翙其羽,其中隐藏了前任圣女的名字。”

    楼小鸢突然记起小时候曾听过的传闻,霍然抬眼道,“前任圣女的名字,是不是叫楼凰羽?”

    雷长老长叹一声,算是默认了。

    “可是……”楼小鸢看了看那块玉佩,又看向苏凉,“苏哥哥身上有凰羽前辈的玉佩,难道……”她脑中飞快地闪过一个想法,“苏哥哥是凰羽前辈之子?”

    这话一出口,她自己都被惊住了。

    苏凉更是一动不动愣在了原地。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居然能弄清楚自己的身世。

    流紫玉佩上的秘密已经让他十分震惊了,没想到,另一块环形玉佩背后,也隐藏着这样今天的秘闻。

    难道说,这就是当初他父母在他身上留下两块玉佩的原因?

    风长老将他们俩的神情尽收眼底,缓缓接口道,“苏公子,上次你误打误撞闯入我族时,我们便有些奇怪。图兰族大门的开启,就算你知道了开启的口诀,若没有本族之人的血液作引,是万万打不开的。当时我们便对你的身世有所怀疑,后来你同我们理论之时,子雷偶然见看到了你脖颈上的玉佩,心中有所怀疑,这才留你在族中住了下来,本想慢慢再作打算,没想到……”后面的话风长老没有继续说下去,可在场之人都懂。

    苏凉抱拳歉意道,“上次拿走圣物不辞而别,实在是苏某之过,苏某愿意接受惩罚。”

    四大长老对视一眼,雷长老开口道,“罢了,事情的经过我们也已经听小鸢说过了,当时你救人心切才出此下策,小鸢又是心甘情愿的,此事我们便不再追究了。只是……”他似乎想说什么,却被风长老截过了话头,“其他事我们从长再议,苏公子和小鸢一路舟车劳顿,还是先安顿下来吧。”

    雷长老看了风长老一眼,终是咽下了想说的话。

    苏凉顿了顿,接着回到了方才的话题,“风长老,前任圣女,真的……是我娘吗?”

    风长老沉默了一瞬,点了点头,“现在看来,十有八九是如此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会让你接受一个血统测试。”

    接下来的事,一切都是在意料之中。

    苏凉,果然是前任圣女楼凰羽和赤狄平帝之子,至于这其中有多少爱恨情仇感情纠葛,都已经随着楼凰羽和平帝的逝世而再也无法窥其一二。

    夜已深。

    楼兰族这里的夜色,似乎格外的静,也格外的浓黑。

    大多数人都已经入睡,只有点点灯光还亮着。

    巨大的穹顶之上密布满天的繁星,苏凉坐在柔软的草地上,呆呆地看着天上的星辰出神。

    身边传来窸窣之声,似乎有人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不用转头,苏凉也知道是楼小鸢。

    “苏哥哥。”楼小鸢小心开口,“你……你还好吧。”

    苏凉笑了笑,转头看向她,“你怎么还不睡?”

    “我睡不着。”楼小鸢老老实实道。

    “小鸢,跟我说说我娘的事吧。”苏凉沉默片刻,抬起头看着繁星闪烁的夜空,缓缓开口道。

    楼小鸢看着苏凉精致的侧颜,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听到这个消息时,她心里的震惊不会比苏凉少,可震惊过后,又有一种难以言状的欣喜。

    她知道,身为圣女,是不能同族外的男子通婚的,那现在苏哥哥成了前任圣女之子,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俩也是有可能了?

    楼小鸢这个想法一起,顿时觉得有些羞愧。

    苏哥哥还在感伤中,自己怎么可以想这些有的没的?她使劲甩甩头,将脑中别的想法甩了出去,斟酌着道,“我出世的时候,圣女已经不在族中了。她的事,是族里的禁忌,我也只是零星地从别人口中知道一些。”

    苏凉温柔地看过来,示意她接着说下去,素来清亮的眸中染上一丝淡淡的墨色。

    “凰羽前辈出身之时天赋和资质颇高,听说是历任圣女中的佼佼者,族人和四大长老都对她期望颇高。凰羽前辈性子胆大,十分有主见。后来她长到十八岁之时,偷偷瞒着四大长老出了族,只留下一封信,说是要出去见识一番外面的大千世界,也有助于自己医毒能力的提升。”

    楼小鸢顿了顿,接着道,“在她之前,还没有圣女私自出过族,所以长老们勃然大怒,派出好几拨人出族寻找,不料均是无功而返。正当四大长老一筹莫展之际,凰羽前辈却自己回来了。”

    苏凉皱了皱眉,一眨不眨地看着楼小鸢。

    楼小鸢被苏凉看得脸红了红,清了清嗓子接着道,“凰羽前辈回来后,对外面所发生的事绝口不提。四大长老也无法,只得由着她去了。岂料平静的日子只过了两个月,两个月后的一天,凰羽前辈突然又失踪了,这一次,她什么也未曾留下,整个人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后来的事,我也就不清楚了……”

    苏凉陷入沉思。

    “哦,对了。”楼小鸢睨了苏凉一眼,不知道这话是该说还是不该说。看着苏凉鼓励的眼神,她鼓起勇气道,“那个……我听说,有人说凰羽前辈回来之后,似乎像是有孕的模样,不过大家都是猜测,谁也没有去跟她求证。等到事情传到四大长老耳中想找凰羽前辈问个明白时,她却已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