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4章 赏梅宴?鸿门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几天的存稿都是设置的定时发,所以留言可能回复得不及时哦~

    ------题外话------

    皇上皱了眉头,“大好的日子禁什么足?”他看向皇后身后的琉璃,吩咐道,“去,把乐安公主请来。”

    皇后没有办法,这才索性让人将她扣在了宫中,没想到皇上今日居然会特意问起她。

    萧姝玥前几日一听说顾长歌也受邀来参加这赏梅会,整个人都快活起来。皇后劝也劝了,骂也骂了,偏偏萧姝玥就是听不进去,一门心思都扑在顾长歌身上了。

    她之所以不让萧姝玥来的原因,其实是因为顾长歌。

    皇后被他看得一阵心虚,只得又改口道,“乐安她昨日犯了错,臣妾禁了她的足,所以就……”

    “胡说。”感到皇后的吞吞吐吐,明熙帝起了疑,“昨日乐安来给我请安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今儿身子就不舒服了?”说着,鹰隼般的眼神直勾勾看着皇后。

    皇后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她……她今日身子不太舒服,臣妾便叫她在宫中歇着别过来了。”

    明熙帝招手唤来一旁的内侍,让他下去看看萧梓琰是什么情况,又转过头接着问道,“乐安呢?她怎么没来?”

    “康王为何没来,臣妾并不清楚。”

    三人在上首的位子坐了下来,明熙帝环顾一眼在场的众人,皱了眉头问一旁的皇后,“梓琰和乐安怎么还没来?”

    梁晓音,恰恰便是这个中翘楚。

    这般打扮下来,既不会夺了皇后的风头,又能让大家的目光停在在自己身上。难怪梁晓音这段时间颇受圣宠,后宫从来不缺貌美的女子,缺的只是貌美而聪明的女子。

    她今日妆容素雅清新,淡扫峨眉,发上也支簪了根碧玉玲珑簪,愈发显得头发乌压压赏心悦目。她的五官,较之前似乎张开了些,愈发显得精致起来。比起皇帝右侧艳丽得像一朵盛开的牡丹一般的皇后,她今日,更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白莲,虽不及牡丹那么夺人眼球,但自有一番风韵。

    眼看着人都来得差不多了,帝后二人相携而来,出乎意料的,明熙帝的另一侧,还站了位身着天蓝色宫装的美艳少妇,定睛一看,竟是多日未见的梁晓音。

    溶月和萧煜坐了一席,谢祁和卿靖宁便在他们旁边坐了下来。

    自有宫女上前来引着他们入席,因为此次赏梅会较为随意,所以席位都是按照个人意愿坐的。

    走近倚梅园,园中已经摆好了坐席,陆陆续续有人入席就坐。

    倚梅园已经历历在望了。

    又走了大概一炷香的功夫,隐隐有梅的清香传来。

    卿靖宁自然满口答应,抬头见谢祁和萧煜已经在前头停下来等着她们了,忙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说起来你都是我表嫂了,回头有空来王府找我啊。”见触到卿靖宁的伤心事,溶月忙热情相邀。

    卿靖宁淡笑着点头,虽然眉眼间有一抹淡淡的忧色,但总的来说神情还算宁和。

    想到这里,自然地转了话题,“这就好,邺京的气候饮食都习惯吧?”

    本来还想细问几句,转念一想,感情本就是两个人的事,自己插手太多并没有什么用,但不如顺其自然罢了。

    表哥为人君子,既然娶了卿靖宁,自然就不会亏待他。溶月知道自己这话其实算是白问了,但总想听到卿靖宁亲口告诉自己才安心。

    卿靖宁微微红了脸色,撇过目光道,“他……待我挺好的。”

    “靖宁,你最近怎么样?表哥对你还好么?”谢祁和卿靖宁都是自己人,溶月便不同她客套了,直接问道。

    溶月有意识地放慢了些步伐,卿靖宁见她给自己递过来的眼神,会意地也放慢了速度,两人便落在了萧煜和谢祁后头。

    既然几人遇上了,便一道往御花园而去了。

    溶月含笑打量着面前的卿靖宁,见她面色红润眼神淡然,猜想谢祁应该待她还不错。虽然不知道如今两人已进展到了哪一步,但能看到两人这般琴瑟和鸣的模样,心中也有了些宽慰。

    谢祁点点头,又同萧煜打了招呼。

    溶月转身,便看到谢祁和卿靖宁相携而来,不由亮了眉眼,看着走到跟前的两人笑道,“表哥,靖宁,这么巧。”

    “月儿!”

    这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岁末清寒,风吹得有些大,萧煜顺手替溶月紧了紧身上的斗篷,这才牵着他跟上内侍的步伐。

    下了车,自有内侍恭恭敬敬引着他们朝御花园而去。

    一路畅通无阻,行到了宫门处。

    两人吃过饭,见时辰也差不多了,便坐上马车往皇宫而去。

    看着他面上似有若无的笑意,溶月好笑地摇了摇头,这个男人,实在是霸道得紧。

    萧煜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过了身子。

    玉竹应了,云苓很快回了神,也慌慌张张应了。

    溶月倒是很快明白了,轻咳一声道,“那个……以后你们记得改口叫我王妃。”

    她愣在那里,一时没反应过来。

    “郡主啊……”云苓随口道,却被玉竹飞快地用胳膊肘捅了捅。

    “云苓,你叫阿芜什么?”萧煜看向云苓。

    “怎么了?”溶月从铜镜中模模糊糊看到他的面容,不由奇道。

    一旁洁面完的萧煜转头看来,眉头微皱。

    “传吧,谁知道宫里头什么时候能吃上饭?”

    “郡主,要传早饭吗?”云苓一边给她梳着发髻,一边问道。

    萧煜一向是亲力亲为,有时也让溶月帮她,不过从来没有用过丫鬟。玉竹和云苓习惯了,只打了水放到他面前,自去伺候溶月梳洗去了。

    两人穿戴妥当,便唤了人进来替她们梳洗。

    萧煜应了,掀开锦被起了床。

    溶月抬眼看了看窗外已渐渐亮堂起来的天色,叹口气道,“睡不了多久了,还是起来吧,若去迟了小心落了人口舌。”

    萧煜笑意愈发加深了些,口中讨饶道,“好好好,我不碰你,还要再睡睡吗?”

    溶月“啪”的将他的手打了下去,“别,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待会就要进宫了,我可不敢让你再碰我了。”

    萧煜笑着摸上她的腰际,“我帮你揉揉。”

    第二天一早,溶月浑身酸痛地醒了过来,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揉着腰道,“我的腰都快被你折腾断了,你可真是……”

    果然又是极其疲惫的一晚。

    溶月惊呼,“明天还要入宫呢……你……”可惜,后半段的声音已经淹没在支吾声中,变成了嘤嘤的呜咽声,给这样寂静的夜,又增添了一丝旖旎来。

    萧煜一把吹熄蜡烛,大手顺着她背脊往下移,凑近她耳边轻轻呢喃道,“自然……是要做该做的事了。”

    这是,灯芯“啪”的一声,唬了溶月一大跳。

    溶月蓦然警醒起来,瞪大了双眼看着萧煜,“你想干什么?”

    “我也说的是正事啊。”萧煜大手搂上她的肩膀,“上次我们回去,娘可是旁敲侧击问了好几次宝宝的事,这难道还不是正事吗?”

    溶月嗔他一眼,“我跟你说正事呢,没个正行。”

    萧煜笑,“我最近不大想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只想每天早点回来陪你。”

    “你不准备推一把?”

    “那日狱中当值的两个狱卒最近暴病身亡,线索一下断了,现在刑部和大理寺都卡在了这里。”萧煜淡答。

    “皇上怎么在这个时候开什么赏梅会?”溶月不解道,“徐玮的案子查清楚了?”

    溶月和萧煜自然也得到了请帖,请帖上邀请他们明日巳时入宫。

    为了扫除京中最近笼罩的沉闷气氛,皇上决定君臣同乐一番,命皇后在御花园中的倚梅园中举办一场赏梅会,届时会邀请朝中大臣极其亲属一同来参加。

    京中各处的梅花,早早地绽放了。

    这一年的冬季,来得格外的严寒。

    *

    想到这里,萧梓琰长长地吸一口气,“袁秩,继续往下说。”

    可是,袁秩说得没错,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除了逼宫,似乎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曾经夜深人静之时,他也曾考虑过这个想法,只是……逼宫实在是件太过危险的事,一不小心便有可能摔得粉身碎骨。

    萧梓琰面容有一丝松动。

    袁秩冷笑一声,“王爷以为,您现在还有多少选择?照现在这种情况下去,除非六皇子死,否则,这皇位落到王爷身上的机会几乎为零。您筹谋了这么多年,难道就是为了看着六皇子眼睁睁地登上那个位子然后转头来对付您么?”袁秩一口气说了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